土耳其货币政策转向引发金融市场震荡

来源:admin日期:2021/03/31 浏览:188

图虫创意 图

上周,土耳其经历了严重的金融市场危机。

3月22日,土耳其股债汇三杀,股市两次熔断。

3月23日,土耳其股市连续第二日触发二级熔断。

3月2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最近几天的金融市场动荡不能反映土耳其经济基本面,不应影响国际投资者对土耳其发展潜力的信心。他呼吁民众将持有的外汇、黄金投入以土耳其里拉为基础的金融工具,以稳定本币币值。

但分析指出,土耳其更换鹰派央行行长的决定使投资者担心其不再坚持加息的政策路线,而面对通胀上涨,特别是美欧中长期市场利率已经开始明显回升的局面,外汇出逃恐将加剧。

政策逆转风险升温

中诚信国际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土耳其此轮股债汇市场跳水重演系外部脆弱性局部缓解后政策逆转风险升温、打破货币紧缩周期预期所致。

今年2月,土耳其年化通胀率加速上升,消费者物价指数上涨15.61%。

为抑制通货膨胀,3月18日,土耳其央行宣布加息,将关键利率上调200个基点至19%,远超市场预期。该央行还表示,如有必要将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

然而,该国主张保持低利率的总统埃尔多安于3月20日宣布,撤销央行行长阿巴尔的职务。这也是自2019年年中以来,埃尔多安第三次撤换央行行长。

2020年疫情来袭下,土耳其通过向通信、基建、军工、房地产等领域大量投放信贷,拉动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增长10.3%,全年GDP增长1.8%,成为全球为数不多在疫情中避免经济萎缩的国家之一。但廉价贷款使得全年里拉汇率加速下跌约25%,外储消耗近50%,外部失衡压力高企的同时,通胀水平持续攀升。

去年11月初,埃尔多安承诺建立新的市场友好型经济,并任命新的央行行长和财政部长,土耳其政策目标随之转换为抑制通胀,经济去杠杆进程有所加速。

去年11月19日,土耳其央行将基准利率提高475基点至15%,一个月后又上调至17%,并在本月18日再度加息200基点至19%,幅度为市场预期的两倍。

在阿巴尔的领导下,该国央行的鹰派和正统举措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市场信心,里拉复苏、外资回归的同时,外储重新建立,国际收支风险有所缓释。

但是,阿尔巴不断加息的做法与埃尔多安意见相左。埃尔多安认为,加息才是导致通胀的原因,要求保持低利率以刺激经济增长。

根据土耳其官方公报公布的总统令,阿尔巴的职位将由SahapKavcioglu接任。

Kavcioglu曾是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议员,他一直以来批评央行的加息举措。上个月,他在专栏中写道,“加息将间接导致通胀上升。”在另一篇文章中,他表示,“我们的国家总是在高利率中吃亏。”

中诚信国际表示,在投资者信心开启恢复、国内资产泡沫尚待消化之时,新任央行行长的上任打断了阿巴尔试图重建央行信誉的努力,土耳其过早放松政策立场的预期再度高企,叠加外部美债收益率走高共振,风险溢出催化下里拉贬值的一致性预期形成,货币遭遇抛售并将引发土耳其金融市场巨震。

或为主权信用带来负面影响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土耳其外储已降至2005年以来最低水平,仅为约450亿美元,外储对短期外债的覆盖率仅为三成。

中诚信国际表示,为引导经济摆脱国际收支危机中的信贷负向路径,土耳其于2020年11月下旬开启加息通道,外部偿付短期风险呈阶段性消退,但市场对新政策方向的持久性存在疑问。此番央行人事变动进一步映证了土耳其宏观政策的可预见性和治理纪律仍处于削弱通道,同时也意味着土耳其经济将大概率重回信贷刺激型增长模式,外部失衡等结构性挑战经历短暂缓解后延续。

目前,土耳其私营部门有1175亿美元的短期外债需要展期,今年3月至12月,政府还将面临116亿美元的外债偿还压力。公共外债结构对通胀和汇率的扰动较为敏感,本轮里拉贬值将驱动土耳其外债偿付压力和再融资成本进一步抬升,金融市场动荡或引发新一轮资本外流和外储头寸消耗,进而限制土耳其的政府流动性,并削弱该国对外偿付实力,也可能导致私人消费、投资和政府消费的急剧调整,进而影响经济表现,给土耳其主权信用带来负面影响。

很难改变全球市场趋势

资产管理机构AmundiAssetManagement的全球新兴市场主管YerlanSyzdykov表示,土耳其的情况很特殊,预计不会蔓延至整个新兴市场。不过如巴西等较为脆弱的新兴市场国家,恐面临一些压力。

西部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育浩认为,自2019年以来,埃尔多安已有两次因货币政策而撤换土耳其央行行长的举动,现在是第三次。从前两次对全球市场的影响来看,可能对极短期市场的风险偏好有一些影响,但很难改变全球市场自身的趋势。

近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升高,市场对通胀的担忧越发明显。巴西、土耳其和俄罗斯三国央行先后宣布加息。

巴西央行公布的经济学家调查显示,2月份巴西通胀率4年来首次超过5%,远超该行今年的通胀目标3.75%,燃料和食品价格上涨为巴西通胀飙升的主动因。在亚洲需求强劲复苏的提振下,油价不断上涨,也增加了巴西的燃料成本。同时,巴西目前每天死于新冠的人数占全球新冠死亡病例总数的近1/3。

俄罗斯央行也表示可能在未来某次会议上再次加息。

彭博社预计,尼日利亚和阿根廷也可能最快在第二季度上调利率。市场指标还显示,印度、韩国、马来西亚和泰国的政策收紧预期也在增强。

不过,瑞士宝盛银行亚太区研究部主管马修斯(MarkMatthews)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新兴市场还是发达市场,他们都存在巨大差异,近期对于印度、印度尼西亚、泰国等新兴市场来说,不存在加息的需要,他们的食品价格稍稍上涨,不过涨幅没有达到需要通过提升利率来释放压力的程度。而且,目前不存在一旦新兴市场某个国家开始加息,就会对其他新兴市场产生传染的效果。但边缘性市场除外,像土耳其、南非,还有拉美等,但是亚洲、中东没有升息需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此次新兴市场国家采取加息措施,短期能抑制输入性通胀压力,更重要的功能在于中长期能缓解美国货币政策转向带来的金融动荡风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