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为什么就工资不涨?不是你不努力,最靠谱的分析在这里

来源:admin日期:2021/01/04 浏览:122

勤劳创造价值,智慧共享收益,我是E东山,欢迎来到金值成长。

马上就要元旦了,希望大家新的一年事事顺利,如果喜欢的话请帮忙关注、点赞、评论噢,这是对我的最大认可和支持。

最近,听到网上和身边人感叹最多的就是“什么都涨,为什么就工资不涨”。的确,这确实是当前的很多人诉说的一种现象,不仅是关乎基层老百姓的猪肉价格、牛羊肉价格和蔬菜价格还是大到关乎所有居民的住房价格等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价格上涨,面对上涨的必须消费品还是房地产价格,唯一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大部分居民的工资收入,尤其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很多中小企业都面临着亏损和倒闭,甚至部分企业已经债台高筑而申请破产,部分劳动者和已经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在2020年都面临着就业和失业的巨大风险。即便中国的GDP在疫情年在全世界范围内拿到了最好的成绩,但是以国家投资为主导的经济方式普惠到底层的劳动者仍然需要一定的时间,而这个时间又在和相对宽松的财政政策形成争分夺秒的局势。

简单说,通货膨胀的效应提前于国家投资带来的经济效益,那么底层的普通百姓会感到消费品的价格增速超过工资收入的增速;如果通货膨胀的效应滞后于国家投资带来的经济效益,那么底层的普通百姓会感到消费品的价格增速是可以接受或者是与工资收入同步增长。但是,在金融业高度发达的当下,这样的同步会被提前释放,普通百姓的收入增长就会相对滞后,简单的工资涨不涨和物价涨不涨其实蕴含着深刻的经济问题和投资问题,今天我就用通俗的语言简单讲一讲“工资涨不涨背后的逻辑关系”。

谈及到工资涨不涨,说明你劳动收入的主动权一定程度上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工资的涨与不涨一般受三个方面的影响,主要看工资的主动权掌握在谁的手中。

其一,新冠疫情背景下,各国经济都出现了停滞和倒退,经济活动的活力明显受到影响,不管是企业家还是普通居民都会采取稳健的避险机制,牢牢的握紧手中的现金,以备不时之需,这就导致经济活动中的流动资金大量减少,消费需求降低,企业生产不足,企业破产率和失业率开始上升,国家经济开始出现停滞和倒退。这时候中国和西方国家因为国家体制的不同采取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应对措施用以解决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在中国,以政府投资为主导的经济模式仍然是解决重大经济问题和刺激经济发展的主要手段,因为国有投资就是全民投资,其出发点也是基于全体国民的利益,这也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强大优势之一。国家为应对新冠疫情先后提出了总额近40万亿元的“新基建投资计划”和“经济双循环发展模式”,同时各地方发改委也集中批复一批铁路、高速公路以及城市轨道交通建设项目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这些项目的开建不仅能给实体经济注入强大的流动性,同时这些国家投资项目的建设也能为中下游相关产业提供庞大的市场需求,这在一定程度上就能保证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也能保证其所在企业的劳动者的劳动收入。

虽然市场上突然注入了如此庞大的流动性,但是这部分资金一方面被国家严格控制进入到房地产、股市等投资市场;另一方面该部分资金涉及到的项目需要数年才能完成,而且资金会通过市场的层层渗透,逐步释放出通货膨胀的威力,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物价的上涨和居民收入的提高,简单说是国家在释放流动性的同时也要保证居民的物价消费指数不能过快上涨,给企业一定的时间去享受到额外流动性释放带来的增量效益,从而提高普通劳动者的劳动收入,最终达到收入与消费的动态平衡,何其难也。

在西方国家,尤其是西方的主要经济体欧美国家,在应对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危机其解决能力着实让人大跌眼镜。以美国为例,美国特不靠谱政府凭借其美元霸权肆无忌惮的搞量化宽松政策,同时为了维持美国股市的所谓“繁荣”,特不靠谱政府甚至动用新印的美元直接进入股市,用以稳定股价,维护美国经济的颜面,最重要的是维护利益集团的核心利益,毕竟特不靠谱是美国资本家的代表而已。

西方国家抗疫的不利,应该是国内对于抗疫措施的严重分歧,这就给矛盾的双方提供了标榜“民主”的西方国家最好的宣泄方式——大量基层劳动者走上街头,同时也引爆了各种积攒的社会问题。有时候,很多国人都惊叹到:难道他们不用上班吗?其实,在街头闹得最凶的,嗓门最大的往往就是低收入或者是无业者,上街是他们争取福利的最好机会。由于制度原因,西方各国很难通过国家式的投资来创造就业,往往只能通过税收等方式重新分配社会财富,但在国家灾难面前,资本家首要考虑的是自保,其次是发国难财,至于底层民众的福祉那是美国政府的事,但是美国政府又是谁的代表呢。

既然临时搞实体经济应对新冠疫情太难(制度不允许,资本家不配合),那么没有什么比印钞票直接发钱在合情合理的事情了。这就形成了政府应对疫情不利——病毒四处扩散——经济发展停滞——企业家自保裁员——大量人群失业——上街游行闹事——政府无限印钱——维持股市繁荣——政府全面发钱——刺激消费安抚民众——消费带动经济发展——帮助企业复产复工——疫情再次扩散——最终陷入到恶性循环——依靠疫苗解决问题——无奈病毒变异了。以上就是西方国家解决问题的大致流程。但是,我们今天关注的是基层劳动者的收入。

由于美国政府直接开动印钞机,绕过实体经济的救助,直接向民众发钱,看似能解决基层百姓的短期实际问题,但是此种行为却直接释放了通货膨胀的巨大威力。简单说,就是如果新印的钱没有直接创造产品而是直接流入市场,那么就会造成商品价格的迅速涨价。比较类似A股的牛市,大量新进的投资者突然涌入股市,大量的社会资金将直接推动股票价格的上涨,由于股票的数量短时间内是稳定的,这种价格的上涨就是因为市场的钱多而导致的,这跟基本面有什么关系呢?

美国的上市公司同样是美国核心稀缺资源的拥有者,印钞就意味着核心资产的价格必须上涨,所以当美联储一旦开启了印钞机,最先享受到“危机”福利的就是美国拥有核心资源的上市公司,比如能源公司、科技公司、社会公共资源的上市公司等等。这就相当于在战争年代,钱的价值需要用货物来衡量,饥荒时一个馒头的价格可以用黄金来计算,而上市公司拥有的是馒头的所有权,而普通百姓只分到了不断贬值的货币,所以掌握资源的人才是真正掌握财富的人,可惜西方资本主义的制度就是由掌握核心资源的人所拥有。

看似简单的收入问题,企业也暗含着深刻的社会制度问题和与之相应的经济问题。一阵爽解决不了长期的痛,只有短暂的忍耐才能换来长久的幸福。

在中国的当下,这个阶段的收入其实是全民性质的收入上涨,有点类似90年代的收入消费和当下的收入消费,虽然物价相比90年代翻了好几倍,但是大部分人的劳动收入也是翻了好几倍,这个过程有时收入跑在前面(因行业而异),有时候消费跑在前面,但从整体来看,还是达到了动态平衡,中国的经济总量也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这个上涨对于大部分靠“工资”而为主要经济来源的人来说只能靠等。这部分人群不太会通过金融投资的手段提前让手中的货币增值保值,也没有权利让发“工资”的主体提前释放流动性,现实中,这部分人往往是实体经济的基石,但也是资本市场被收割的韭菜,不管你有没有投资或者你愿不愿意,这就是金融时代的特征。所以说金融时代学会投资不仅仅是为了保值增值,而是为了不贬值,拿回那些本应该属于你的社会财富。

2020年,在全球量化宽松的大背景下,全球各主要资产的期货价格都出现了大幅上涨,其中铜、铝、锌等金属期货价格呈现大幅上涨;猪肉、牛羊肉等生活消费品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涨幅;房地产在政策的强力管控下仍出现了一定的涨幅,部分经济发达地区仍旧出现一房难买的火爆景象。可以预见的是,2021年优质稀缺资产的价格还会继续上涨,随着国家各项重大投资项目的落实以及新冠疫情再次反弹的影响,量化宽松导致的流动性增加产生的通货膨胀威力将进一步释放,所以如何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摆脱“死工资”的影响,提前享受到百年危机带来的百年机遇同样考验着每一个在职场打拼的劳动者和徘徊在资本市场的投资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