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券商合计收115张罚单,广发证券被罚次数最多

来源:admin日期:2021/01/04 浏览:199

文 | 飞鱼团队

流程编辑 | 丁之淼

资本市场改革不断提速的同时,券业监管也在不断趋严。

截至上周五,飞鱼财经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合计开出了115张针对券商(含分公司、营业部)及相关从业人员的罚单,总共涉及61家机构,其中不乏行业内头部证券公司。

中介职能受重点监管

注册制改革是近年来资本市场改革的重点。在完善注册制的过程中,压实中介机构的职责成为重中之重。

从今年券商收到的处罚当中可以看出,无论是IPO、定增还是债券承销,只要在开展保荐业务时或后续持续督导过程中不够尽责,均有可能成为监管部门的重点“关照”对象。而今年因此类原因被罚的券商数量则多达13家。

值得关注的是,犯下此类错误的券商并非只限于中小机构,不少行业头部证券公司也存在相关问题。

例如,国泰君安被指作为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2014年公司债券的承销机构和受托管理人,在尽职调查和受托管理过程中未严格遵守执业规范,未能勤勉尽责地履行相关责任。

海通证券被指在保荐中国天楹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请人)申请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过程中,存在对申请人及其子公司涉及重大诉讼标的金额占申请人净资产的比例计算错误,与实际情况存在重大差异,邮件发送与光盘报送的反馈回复关于该部分内容的表述前后不一致;对申请人净资产收益率计算错误等违规行为。

其他A股上市券商中,南京证券作为昆明普尔顿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办券商,因在现场检查中被江苏证监局发现多项问题而被处罚;华安证券在负责湖南奥莎动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挂牌申请和持续督导工作中,尽职调查不够充分、内核把关不够严格、持续督导不够尽责;同时公司廉洁从业风险管控机制建设不够完善,对员工执业行为规范性缺乏有效约束;广发证券则是深陷康美药业造假丑闻。

此外,包括中山证券、华英证券、申港证券、国都证券、瑞信方正证券、华龙证券、万联证券、东海证券在内的一批中小券商都因相关违规行为收到了监管部门的罚单。

广发证券吃下最多罚单

从被处罚次数来看,广发证券无疑是今年最大的“输家”。从总部到营业部、再到具体业务负责人,公司全年共计吃下11张罚单,数量位居今年同业之最。

让广发证券遭致处罚的主要原因是康美药业的财务造假。作为曾经医药行业的“白马股”,康美药业却被发现存在财务报告真实性存疑、涉嫌虚假陈述等违规行为。尤其是在去年披露年报时称2018年以前营业收入、营业成本、费用及款项收付方面存在账实不符的情况,其中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更是让市场哗然。

今年5月,证监会最终认定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康美药业虚增巨额营业收入,通过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将不满足会计确认和计量条件工程项目纳入报表,虚增固定资产。

之后,对于康美药业在上市及定增中主承销商广发证券的处罚也相继落地。

根据公开信息,广东证监局认定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非公开发行优先股项目、2015年公司债券项目、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2018年公司债券项目、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2017年可交换公司债券项目中未勤勉尽责,尽职调查环节基本程序缺失,缺乏应有的执业审慎,内部质量控制流于形式,未按规定履行持续督导与受托管理义务。

据此,广发证券也被责令改正、暂停半年保荐业务资格以及被限制高级管理人员权利。同时,与康美药业业务相关的7名广发证券工作人员也被广东证监局认定为不适当人选。

而除康美药业相关的处罚外,广发证券还因在担任中铁宝盈广发新三板特定资产管理计划财务顾问过程中,存在对相关项目尽职调查、投资决策、投后管理不够审慎,内部业务授权管控不足等问题被出具关注函、警示函;而广发证券深圳壹方中心证券营业部则因未按规定对员工行为进行监测,存在个别员工手机号未备案也未纳入监测范围的情形而被出具警示函。

另有6家券商业务活动被限

除广发证券外,另有6家券商在今年收到的处罚中被限制了业务开展,对公司的影响相对较大。

其中,东海证券在2014年至2017年资产管理业务展业过程中是个别业务开展过程中未勤勉尽责、风险控制制度和合规管理制度不健全、信息披露不及时三项问题,被江苏证监局采取暂停新增私募资管产品6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

红塔证券、申港证券因在科创板“赛科希德”、“中信博”、“瑞联新材”等新股发行项目网下申购过程中,存在违反《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网下投资者管理细则》的行为,被列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配售对象限制名单6个月。

江海证券因在开展债券投资交易过程中,存在交易员资格管理及交易行为管控不足、标的证券和对手方管理不到位、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有效性不足等问题;开展证券资产管理业务存在违规新增通道业务、内部管理混乱、风险管理不到位等问题;开展股票质押业务存在业务决策流于形式、尽职调查不充分、内部控制不健全等问题,被采取暂停债券自营业务6个月、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6个月、暂停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6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

首创证券因在2019 年下半年开展债券自营业务过程中存在对债券交易的管控不足,在交易员和银行账户信息空白的情况下完成部分债券交易的审批流程,对交易对手方等要素的管理流于形式;尚未建立现券交易的交易对手白名单及额度管理制度等问题,被采取暂停债券自营业务3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

中山证券则因1名董事不具备高管任职资格,实际履行高管职责;未履行公司规定程序,擅自改变公司用章及合同管理审批流程;印章管理混乱,存在公司印章使用审批授权和流程不清晰、未严格执行双人保管要求、未完成审批流程即予用印等情形;未按规定向监事会报告、人员薪酬管理不完善、关联交易管理不到位等其他公司治理与内部管理问题等四项问题,被暂停新增资管产品备案,暂停新增资本消耗型业务,暂停以自有资金或资管资金与关联方进行对手方交易(包括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等)一年。

(完)

0